尊严不可讨价还价——儿童的性命与女性的“性尊严”
2018-07-27 08:20:17
  • 0
  • 2
  • 2
  • 0


“博客中国”的甜夏,在“母亲与姐妹”群里问我:对这几天发生的事情有啥评述?

当时,我刚看完看《郎咸平四年前的演讲:疫苗市场是全中国最腐败的市场(时寒冰现场哽咽飙泪)》这个视频。那是广东卫视20140210期《财经郎眼》的一个44分钟的视频。正在那里难过地发呆,想去去翻看孩子小时候的疫苗本究竟打的是什么疫苗,又犹豫。

甜夏是在问疫苗这件事吗?接着看到甜夏说:满屏在刷“公益圈公知圈大V性骚扰……”

新浪的“微博问答”在问大家:南京大学彩云支教队发布声明称,在云南一小学支教时,有女队员遭到当地人性骚扰,甚至有人偷拍女队员洗澡并传播,不得不提前结束支教活动。……你对这件事如何看呢?

看了女作家阿琪在朋友圈里转发的几篇公众号文章,依次是:《教授、媒体人、公益人士性丑闻被曝光,这是中国女性的新起点》、《侯虹斌:对于那些勇敢站出来发声的女性,要怀着一颗同理心》、《关于#Metoo的几点常识》、《谨以此文,致敬那些曾为我们挺身而出的人,无论你们现在在哪里》、《她被人渣强奸了一次,再被舆论强奸了一次》、《强奸犯,打你就打你,难道还要挑日子?》、《被性侵还要被指责“不自爱”,这背后的性文化是时候改改了》。

在朋友圈又看到一篇《#METOO#你不教你儿子尊重女性,那就让笔尖、鞋跟、开水教他吧!》。马浩楠的转发评语是“不毒辣,怎么对得起臭流氓?”

上述文字,估计大家都看了,不再转述。从方兴东的朋友圈里看到一条评论,转引在此:

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如同一座厚厚的火山,这都是无数年积累的厚厚账单的一次小小爆发。这本质上是我们对文明落差的一次偿债。其实,每一个人都应该认真回想一下自己,过去究竟欠下了多少?无论是惯犯,还是不经意的习惯性动作。如何面对自己曾经犯下的事情,也是一面很好的镜子。总之,无论最终是否平安无事,你都得经历一场灵魂的洗礼。这场Metoo#的启蒙和教育,揭开了我们丑陋的历史,更开启了一个更干净的未来。最终的结果肯定是:中国人终于在文明程度上有了一次新的升级!无论名人公知,官员教授,还是普通大众。从此肆无忌惮的咸猪手有了真正的敬畏与恐惧。转载:有人统计了一下:这几天被曝的大V有:公益圈的,雷闯(乙肝斗士、“亿友公益”发起人),冯永锋(自然大学校长),张锦雄(LGB领域大咖);公知圈的,袁天鹏(罗伯特议事规则专家),章文(知名媒体人,被女律师曝光性侵,被蒋方舟、易小荷、苏紫紫接连曝出性骚扰),信力建(教育家,被何满预告要爆料),熊培云(南开学者,被赵思乐曝光),孙冕(《新周刊》创始人,被作家春树曝光)……顺序分先后。还有落下的邓飞,也好几个人实名指认了。

接下来,在别处又看了一篇《性侵事件为何如此频发?“西方强奸之都”这样解决这个世界难题的》,我转发在“母亲与姐妹”群里。看到群友风里唱在这条转发下面的留言:

这个问题,我一直很困惑……每当类似的事件案例发生,我都会与女儿从法律的 、道德的、人性的层面做深入的分析和探讨。情欲问题十分复杂,加上与特定的环境处境以及当事人社会家庭成长背景及其他人性弱点交织之后就更为复杂。一件事情从最初的事态一直演变以及如何演变,归根结底都要回到人性的层面。所以我更希望女儿去学习和拥有的是一种面对危机的自我转化能力和智慧,或者是一种对事态发展善终而不是走向它的反面的把控能力。每当发生类似的案例有些甚至最终演变成人间悲剧,除了对受害人的深切同情,有时我也同情施害一方的亲人和家属,如果我们了解一切也许最终对施害者甚至对“罪犯”也会有深刻地同情……即使是一位“罪犯”这个男人身后也至少有一位“母亲”或者还有一位“妻子”。每当这样想的时候,我就与女儿探讨,一位女性不仅要有自我保护和自我保全的勇气和智慧,将来还要把这种勇气和智慧传授给自己的女儿,同时也给自己的儿子以良好引导与教育,引导他像管理自己的情绪以及其他生理问题一样去管理好自身的“情欲”。在漫长的一生,如果女儿也偶尔遇到类似“朱军”的类似时刻,我希望那一刻她更有勇气和智慧回击对方的是一颗软钉子:“朱军老师,请您自重。我一直很尊敬您,希望您继续爱护好您的自我形象和为人的体面。也请你想想您妻子的处境和感受,哪怕她不在场!”

看风里唱的留言时,我想起几本与性侵、少女的成长孤苦有关的外国小说《紫色》(美国)、《花粉屋》(丹麦)、《惶惑的年代》(加拿大)等。这几本书的作者都是女性。我想起一部老电影的主题歌歌词:“五谷里数不过豌豆圆,人群里数不过女儿可怜。”很庆幸,风里唱的女儿有她这样的母亲陪伴着成长。

我从书架上找到两本旧书来读。一本是2012年出版的《非人——为何我们会贬低、奴役、伤害他人》,一本是2008年出版的《尊严的提升》

因为是带着触动我如此深的现实创伤去读这样的书,书中的文字似乎处处都能与现实思考发生牵连。比如:

“尊严不可讨价还价”。“你为何笑呢?只消改变一下名字,故事说的就是你自己。”“全世界的小人物,团结起来!我们能够失去的只有羞耻。”“一旦人们知道什么病在折磨他们,就想治愈它。”——我不知道“METOO”运动会不会是又一次女性运动的开始,但作为女性整体一部分的一些姐妹所遭遇的创伤,以及为自己和群体发声,是可敬的、值得所有姐妹感谢的。

“1963年,贝蒂·弗里丹认妇女的困境是因为‘缺乏一个名称’,到1968年,问题解决了,出现了一个名称:男权主义。这个简单的词语强化了自我意识,凝聚起一股开展运动的力量来反对性别方面的权力滥用。”“19世纪,苏珊·安东尼乘火车旅行了几百万英里,做了二万多次演讲,宣传妇女解放。遗憾的是,她没有活到自己率先倡导的妇女解放运动获得成功的那一天,但她的形象却刻在了硬币上。”——女性中这些勇敢的先驱,已经走过漫长的路,但是,现实依然比想象中不堪。因而,20世纪60年代第二次妇女浪潮最有名的组织,被命名为“NOW”,是其历史深意正表明,一切还有赖“当下的努力”。当年,苏珊·安东尼首次在公众场合简短发言,首次主张男女同工同酬。在当时人看来,妇女在公众场合大声讲话就是出丑。今天,那些站出来发声的姐妹,所承受的“荡妇羞辱”,但愿有一天会烟消云散,就像今天女性在公共场所发言不再被社会视为出丑行为一样。“自由的代价不只是始终保持警惕。……我们只有获得新的权利传给后代,才能保全我们从前辈继承的权利。”

“一本标题为《阻力》的里程碑作品描述了试图动摇女权运动成果的现象,……鉴于此,许多人抱怨儿童教育革命产生了一群小流氓就不足为怪了。”——在女作家画眉的朋友圈,看她转发的一篇《我也来爆自称为写作艺术家的性骚扰惯犯司屠》,转发评语是:“若依此继续爆料,估计市面上有?%的男士‘清誉’不保涅。”尽管这次爆料的性骚扰是男性对女性的骚扰,我们主要谈的也是女性的“性尊严”,以及女性在性别主义中的不幸处境,但是,我们也能看到在其他时候所发生的男童和男性所遭遇的性侵,男性之中,有加害者,也有受害者,还有更多的人是你我他身边正派的爷爷、外公、父亲、岳父、丈夫、男友、儿子、女婿、孙子、男老师 、男学生、男性朋友、男同事、男邻居等。希望,受过伤害的女性、涉世未深的女性,依然对这个世界有信心。同时,希望法律能够替所有“性尊严”受到伤害的女性主持公道,也能保护有些清白的男士不被谣言侵害。

“罗素说道:‘亚里士多德认为女人的牙齿比男人少,其实只要简单地要求他亲自看看女人的嘴,她就不会犯这个错误了。’”——在这次有关性侵爆料的评论中,不难看到有人为男性辩护,理直气壮地指摘女性大惊小怪,不理解男人的生理特点。这样的人士,也可以换位思考,理解女性的生理、心理特点和每个男人对“自己的女人”的“纯洁期待”以及由此造成的社会集体无意识对女性的要求。

自己见识浅薄,思考疏漏难免。但,女友甜夏指名道姓提问,又看到新浪微博也希望大家参与讨论时事,匆忙中就分享了今天看朋友圈所见,以及读书时的感触与联想。不当之处,请读者谅解、指教。也希望抛砖引玉,读到更高明、全面的见解。在此感谢。2018年7月26日星期四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